人形寵物──2015中島美雪台北場「旅都.雨都」心得

因為事忙,遲至現在才動鍵盤寫「雨都旅都──2015中島美雪介紹會台北場」的心得。恐怕也寫不完整了。
身為講者,我印象深刻的是,在這之前大概有好的預感吧,就是活動會蠻成功。其他的,跟其他場次一樣,到了正式的那一天,反覆看著影片,祈禱著當天因緣聚合,法會順利。












動鍵盤的此時,大概想起了一些籌備中的事情。因為前幾場連續客滿,原本是想找大場地的,沒能借成,臨時跟朋友借了這次的,但就影音設備來說,個人覺得還不錯,就CP值而言更是好,場主本不想跟我收錢,我還是給了點薄酬。
本來是想給一場「不用擔心報名客滿」的場次,還跟邀請人去勘察過了場地呢,沒能借成,邀請人覺得不好意思,我是還好啦。
這一場因為比較臨時,是邀請人張先生,一直沒辦法參加其他縣市的場次,發狠出錢邀請才有的,也因為這樣,不像台南場跟台中場,可以在一年之前籌備,盡量是全新曲目,但即便如此,來過三次台北場的觀眾也說:「你好厲害,沒什麼重覆耶。」
畢竟我是能新就新的人,不喜歡做重覆的事情,所以有3~4個片段是沒播過的,其中一個特別空出一整天來做,還有一個也幾乎是重做,雖然只為了修改其中一句的翻譯──製作過程常有這樣的事呢,為了一句翻譯反覆重做字幕,重做好幾次的也有。
邀請人挺滿意的,所以2016也會有台北場,因為要跟其他場次的邀請人喬,時間還沒確定,題目跟曲目確定了LOSER CITY,是能夠引出城市的魔性的一場,2015台北場如果是地獄地下一樓的話,2016應該電梯向下個5~6層樓有吧,雖然還不能跟大魔王的台南場比。
或許是台南場的題目「殺意」太羶腥了,就我知道的,有些人要特地從台北高鐵殺下去,其中有一個是新好男人呢,他將陪伴著騎驢找馬的女人,「作為寵物」作為白驢而非白馬,心懷草原地陪伴著還想用婚姻綁縛別人的女人。
是人形寵物哪,多麼適合來台南場。(喂)唉額,我們這裡是「深夜的動物園」(美雪歌名)啊,美雪自己都說以前樂手們有如奇珍異獸,「早上來了說:『金魚不好吃。』這樣的話呢。(說的是擔任過鍵盤手的大音樂家坂本龍一)」
「她不能來法會呀,這或許是宿命吧。畢竟是斷捨離的法會,還對婚姻有竹依戀的人,恐怕是無緣的呀。」「而且歌手本人也沒有多大的結婚意願,差不多就不排斥的程度而已。唱些什麼『別離總是會來的,緊隨著幸福而來。』多麼驚聳的歌詞。」(獲得同意匿名寫出)


*圖片:兩位(被莫名合成的)觀眾。緣由按我
啊對了,還是有人報名沒來,就好像有人特別從外縣市來,為了感念某些參加者,跟未能報名成功的人的強烈意願,以後我可能會點名比對,報了不來也不說一聲的,以後就從群組信裡刪除不再通知了──臨時有事會怎樣不能來無妨,至少來說一聲,有人沒報成遺憾好幾年呢。
真的是事後多日才寫,有些要事都要忘記了。這一場選了兩首歌給今年自殺身亡的人,為加強超渡效力,報名費有一半捐給「台灣國際勞工協會」(Taiwan International Workers AssociationTIWA),是的,根據講者對超渡力的了解,超渡首重德行,沒積陰德...啊不是,TIWA是做外勞的,專門給台灣人消業的。唉,消業就有如杯水車薪了,大家若要好走,還要努力啊。
差不多這樣了。
幕後花絮:有人問收錢挺麻煩的不是嗎?我台北場只放了透明箱子叫大家自己扔。「這個是法會你們知道法會不捐錢下場是什麼自己要認清別說師父沒教過你佛家因果業報的道理。」「人家繞境都嘛是一個米袋身上的錢就要通通掏出來的說。『拿來!以為信用卡我們就收不到了嗎?』」
某觀眾因為「萬般帶不走唯有業隨身」,上輩子是武功很弱的武士被人砍死,一世被人砍來生怕刀光,這輩子很怕刀光劍影這一類的東西,看到美雪演出類似的概念很是驚訝,成為他在今晚最重要的回憶,「前面的情歌相對上不重要啦」「前面的情歌也很棒呀」我說。

以下是以神韻感想為目標的部份觀眾迴響(有連結的是有全文): 
「既視感如同陪剛被分手的朋友聊天與上次分手的原因雷同究竟是遇到的人和上次一樣還是緣由相同呢──Chen En Wu
「中島美雪的深度與創作領域是沒有極限的。」──alex lin
「三小時的法會實在太短,期待下回再會!」──大妞
「呼! 滿感動的,有一段我差點哭了。」──Kei
「一般歌手的意境層次,跟對人世的體悟,比較起傳奇一般的美雪,實在是太淺薄了。」──喬書培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幻境_2018中島美雪介紹會台北場 報名開始

百千萬劫難遭遇—2017中島美雪介紹會台南場會後紀錄

2017中島美雪新曲"思慕"中文字幕影片(日劇"安寧之鄉"片頭)